栏目列表

热门新闻

  • 或在草坪上扶手嬉笑
  • 要防宫颈癌
  • 但是牛奶也是可以美白的
  • 2013年3月始
  • 派代表赴万国运动大会的梦想
  • 要想让头发自然蓬
  • 微卷的烫发设计
  • 外国人也要参加这个
  • 广州两政协委员因涉嫌违纪及
  • 家中只有爸爸、姐姐和她3人
  • 珠海见义勇为奖励条例杜绝扶
  • 2008年11月和2009年3月
  • 派代表赴万国运动大会的梦想过了22年

    2019-07-08 10:50

    104年前,南京举办了“全国运动大会”,这次运动会后来被确认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运动会”。胡卓然说,1910年的“全国运动大会”是和南洋劝业会同时举行的,当时,大型博览会和运动会一起举办是一个国际惯例。

    刘长春是中国体育史上第一位正式参加奥运会的中国运动员,1932年7月30日,他代表中国参加了洛杉矶奥运会。

    胡卓然说,史料记载,1935年2月,“交通部”正式任命刘长春为该部“代理科员”,次年11月转正,据刘长春自己回忆,他在南京工作期间,得到朱家骅照顾,每天依然能够坚持练习跑步,参加各种比赛,依然是当时中国“跑得最快的人”。稳定工作和安定生活,以及南京良好的训练条件,是刘长春得以取得好成绩的有力保障。

    胡卓然说,《申报》这三问的提出,和当时受到全国高度关注、即将在南京举办的南洋劝业会有直接关系,因为通告书中明确倡议:“兹值南洋赛会之时机,邀集全国体育家,订期九月十五日,齐集金陵,开第一次中国运动大会”。也就是说,希望借着南洋劝业会在南京开幕的契机,举办一次全国运动会。

    胡卓然告诉记者,宋如海191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深受金陵大学重视体育教育传统的影响。1924年,“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在南京东南大学成立,他也是重要的参与者之一。

    “奥运三问”起源于何时,来自于哪篇文献,由何人提出,这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谜团。胡卓然经过缜密研究后发文提出,“奥运三问”的源头是1910年7月17日《申报》刊登的《中国运动大会之先声》通告书,文中提到:“试问中国何时能派代表赴万国运动大会?何时能于万国运动大会时独得锦标?又何时能使万国运动大会举行于中土?”

    “全国运动大会”,从1910年10月18日到10月22日,一共只举办了五天,由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发起,裁判都是外籍人士,大会文件、讲演、裁判一律使用英语。

    从大会的组织者、裁判员、使用的语言、比赛项目来看,已颇具“国际范儿”,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接轨。而运动员也都是青年人。这些巧合使得这场104年前的运动会,与今年的南京青奥会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据胡卓然考证,“一运会”的会址位于许府巷、南瑞路、内金川河和青石村小巷四面围成的范围之中。

    刘长春参加洛杉矶奥运会后,生活一度陷入困顿,时任国民政府交通部长的朱家骅对他伸出了援手,邀请他来南京任职。

    胡卓然说,“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成立没有几年,就正式成为当时中国的“国家奥委会”。“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陆续组织中国运动员参加1936年柏林奥运会和1948年伦敦奥运会。抗战期间,该会曾迁到重庆。1947年,该会迁回南京办公,会址位于今鼓楼区剑阁路。

    “一运会”闭幕以后,迅速有媒体将其与奥运会联系起来,称其为奥林匹克运动种子播撒在中国土地上结出的第一个硕果。而唐绍仪、伍廷芳、王正廷、张伯苓等中国体育界先驱,借“一运会”在南京举办的契机,成立了运动会的组委会,也是中国第一个体育组织,被后来的民国中国奥委会视为自己最早的前身。

    胡卓然说,“奥运三问”广为人知,长期以来被很多体育史学者认为是中国奥运梦的发端。

    从真正的“奥运三问”缘起南京之时开始,中国的体育事业正式与国际奥林匹克事业接轨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历史名城南京,是让中国人奥运梦想真正起航的城市。”胡卓然说。

    第九届奥运会,中国虽未派遣运动员参赛,但是在会前,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负责人王正廷让宋如海作为代表出席,这成为中国正式参加奥运会的第一幕。

    民国时期的中国奥委会,其正式名称为“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胡卓然告诉记者,这个组织是1924年7月5日在南京成立的。

    “中华民族百年来参与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正是这三个问题逐步得到回答的历史。”胡卓然说,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派代表赴万国运动大会”的梦想过了22年,才在刘长春身上得以实现;第二、三个梦想则等到新中国成立才得以先后实现。

    胡卓然告诉记者,刘长春和南京渊源深厚。1933年,第5届全国运动会在南京中央体育场举办,刘长春成为那次运动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明星之一。他以10.7秒和22.0秒的成绩再创100米、200米两项全国纪录,夺得冠军。他缔造的10.7秒的100米纪录保持长达26年之久,直到1958年才被打破。

    1929年《东方杂志》第7号上,发表了宋如海的《阿灵比亚世界运动会简史》,这是民国史上最早详细介绍奥运会见闻的文章。宋如海在文章里将“olympia”音译成“阿灵比亚”。此后,他又将“olympia”音译成“我能比呀”,反映了中国人对参与奥运的热切向往和坚定信心。

    宋如海出席和观摩第九届奥运会后,即以“中国副代表”的名义从荷兰给上海《申报》发回多篇“特约通讯”,向国内介绍奥运会的情况,首次让国人直观了解到了奥运会的盛况细节。

    民国初期,中国各种体育组织的管理权力、大型运动会的会务工作几乎都不掌握在国人自己的手上。中国体育界急需一个全国性的体育组织,来实现“华人自管体育事业”的目的。

    1924年7月5日,来自各地的体育界人士六十五人,会聚在南京东南大学的一个化学教室内(原址在今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内),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体育组织”、“全国华人体育总机关”—中华全国体育联合会。不久,改名为“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

    而同年10月18日,在南京南洋劝业会会场开幕的“全国运动大会”,使得通告书的倡议变成了现实。

    在民国体育史料中,经常会提到一组“奥运三问”:“中国什么时候能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中国什么时候能获奥运会金牌?中国什么时候才能举办奥运会?”

    中国正式出席奥运会的第一人,是出现在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上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代表宋如海。

    虽然使用的词语不一样(比如,“万国运动大会”即当时中国人对于奥运会的称呼),但这三个问题却和后来广泛流行的“奥运三问”完全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