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热门新闻

  • 因其富有的爱国情操为世代歌
  • 市区各地又接连发生了十几起
  • 2008年11月和2009年3月
  • 家中只有爸爸、姐姐和她3人
  • 是不一定的
  • 从2015年起
  • 据了解
  • 广州两政协委员因涉嫌违纪及
  • 2013年3月始
  • 在全国各地举办倾听训练营或
  • 并提出了确保电气安全的切实
  • 若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与设计图
  • 家中只有爸爸、姐姐和她3人

    2019-03-31 18:53

    “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具备了改变山区教育的条件。再也不能让咱们的孩子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学习生活了,再也不能让咱们的老师在孩子们渴望的眼神中无奈地坚守了,再也不能让咱们的山区人民因为没有知识而贫穷下去了!”河北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孙瑞彬在进行石家庄山区扶贫攻坚工程调研时的讲话掷地有声。

    面对崭新的宿舍、整洁的餐厅、宽敞明亮的多媒体教室,免费的校服、午餐,还有和蔼可亲的老师,胡俊艳写下了这样的感言——“这样好的学校条件,让我感觉就像在做梦,我一定要珍惜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发奋读书,以优异的成绩报答国家的培育之恩,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在石家庄市,像胡俊艳这样受惠于“山区教育扶贫工程”的农村孩子不在少数。据市教育局统计,该市自去年3月份实施“山区教育扶贫工程”以来,已经转移安置2万多名深山区中小学生实现集中免费就读。

    作为河北省的省会,经过这些年的科学发展,石家庄的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明显进步,经济实力显著提升。但由于该市地域较广,各地发展并不均衡,特别是地处太行山区的赞皇、元氏、井陉、平山、灵寿、行唐等6个贫困县,还有60多万群众生活条件比较艰苦。

    胡俊艳家住元氏县西部山区的岳庄村。家中只有爸爸、姐姐和她3人。姐姐有智力障碍,全家人靠爸爸种几亩薄田来维持生活。去年6月小学毕业后,懂事儿的小俊艳因不想加重父亲的负担,一度产生了辍学的想法。就在此时,老师的一句话燃起她重新求学的渴望:市里正在启动“山区教育扶贫工程”,特困学生可以免除所有吃住费用,到县城读书。

    深山区百姓之所以长期贫困,根本原因在于自身缺乏脱贫致富的本领,而山区的教育现状却令人堪忧。山区小学没有寄宿条件,一些离校较远的孩子需凌晨5点多从家里出发,才不至于误了上午9点的早课,而下午4点放学,回到家里已是满天星辰。在那些偏远山村,一个教师一所学校、两三个年级同挤一间教室的情况还大量存在。

    孙瑞彬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做了动员。“我们现在的山区扶贫开发,进展始终不够理想,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山区农民的文化程度低,难以接受新的发展思维,也不敢走出祖辈居住的大山。而实施山区教育扶贫工程,就是要采取各种办法,把山区的孩子接出来。”他说,小学生可以集中到交通比较发达的村庄或乡镇,初中生集中到县城,实行寄宿制,困难家庭的孩子全免费,一直管到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上职业学校,学一门技术,如果将来在城里找一份工作,安家置业,再把老人接出来,这家人就彻底脱离农村也脱离贫困了;即使不在城市就业,掌握一些现代农业科技,再回农村务农,也能带动周边群众致富。“下山扶贫教育工程是改变山区60万人民群众命运的大事,一定要一抓到底,抓出成效。”

    基于这样的认识,石家庄市将“山区教育扶贫工程”写入“十二五”规划,并于去年3月出台了《石家庄市下山扶贫教育工程实施方案》。方案确定教育扶贫工程覆盖范围包括赞皇、灵寿、元氏、行唐、井陉、平山6个山区县的45个乡镇,全部人口为600754人,其中小学生33835名,初中生、高中生各有16000多名,从去年初开始,利用2至3年时间,将其全部转入有食宿条件的中心小学及城镇初高中上学。